荒无人烟一波中特网
國家領導人與中國科學院
中國科學院檔案
中國科學院建院60周年展
60年百項重大成果展示
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中國科學院與“兩彈一星”
視 頻
圖 片
 
當前位置:首頁 > 科研 > 科技獎勵 > 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 2012年 > 鄭哲敏 > 媒體
【中國青年報】鄭哲敏:一定要干“出汗”的活兒
        

1月17日,在國家最高科技獎頒獎的前一天,兩院院士鄭哲敏像往常一樣,一大早就拎著包來中科院力學所上班了。他的學生、力學所前所長洪友士研究員帶著歉意向鄭老解釋:明天因為要開會,不能去看鄭老領獎了。

鄭哲敏擺了擺手說:“這有什么?不就是頒獎嘛。”

隨后,他打開位于三樓走廊盡頭辦公室的大門,如同50多年來一樣,只要人在辦公室,大門就從來不關。所里的人只要有問題有想法,就直接拿把椅子來和他探討。聊著聊著,椅子就落在他的辦公室里。久而久之,七八把各式各樣的椅子成了一道風景。

“這叫‘有進無出’。”鄭哲敏說。

不關門不僅僅是鄭哲敏的個人“愛好”,他還倡導整個力學所都開著門做科研、隨時爭辯。這讓力學所一直保持著自由討論和交流的氛圍。

力學所副所長戴蘭宏研究員還記得,上世紀90年代自己剛到力學所讀研究生,有一次鄭老與青年學生座談時就說,“有些研究人員,經常一來就把辦公室的門關上,這樣不好,大家最好都把門打開,便于交流。”

在那次座談會上,鄭哲敏的另一番話對戴蘭宏影響更深,這也是鄭哲敏平日里反復強調的:科學研究必須和實際結合,要么是瞄準國家重大需要的關鍵科學問題,要么是在學科上非常前沿和值得研究的問題。

“科學家要雪中送炭,不要錦上添花!”鄭哲敏經常這樣教導學生,“選題不能是不痛不癢的、可做可不做的,那是沒有意義的。”

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研究領域——爆炸力學,就是為了國家的需求而設立的。

1960年秋天的一個下午,在力學所的籃球場上,鄭哲敏帶領著研究人員,演示了一個小小的爆炸成形實驗:硝煙散去后,一個小鋼片被雷管炸成了一個小碗的形狀。在歡呼聲中,錢學森激動地拿著這個小碗繞場一周,邊走邊說,你們不要小看這個小碗,將來要在機械工業中產生重大變革。

成為“兩彈一星”的理論支撐的新學科——爆炸力學誕生了。而在此前,鄭哲敏甚至沒見過炸藥和雷管。

“愛國的心情是科學研究的唯一動機。”兩年前,在所內的一次“答錢學森之問”報告會上,鄭哲敏這樣說道。對他來說,這源于老師錢學森的影響。1955年,剛剛被美國政府解禁的加州理工學院力學博士鄭哲敏準備起程歸國,當時還被軟禁的錢學森叮囑他:“回國后,國家需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一定是尖端的,哪怕是測量管道水的流動也可以做。”

如同研究從未涉及的爆炸力學一樣,根據不同時期的國家需求,鄭哲敏一直在調整著自己的研究方向。

上世紀60年代,為了計算核爆炸究竟有多大威力,他提出了流體彈塑性體模型;70年代初珍寶島戰役之后,為改變我國常規武器落后的狀況,他開始組織力量研究穿破甲規律,通過準確計算,能夠讓武器在精確的規定距離里打透相應厚度的裝甲;80年代,他進行的瓦斯突出機理研究,對我國歷年發生的大型煤礦事故做力學上的分析。

“他為國家做了這么多年的研究,很多都是絕密項目,研究多年,卻是一篇SCI論文都沒法發表的。”戴蘭宏說。

中科院院士白以龍記得,自己到力學所的第一天,鄭哲敏就給他打預防針:“你一定要干‘出汗’的活兒,不要想不出汗就出活。”他所說的“出汗”,一是要能吃苦,下基層;二是要善于動腦子,“不能給工業部門打小工”。

鄭哲敏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上世紀70年代,他經常和學生去懷柔基地做實驗,每次都要坐上半天的敞篷卡車,年輕人都覺得顛得很難受,可年過半百的他從來不叫苦。在外面做實驗住宿條件差,跟年輕人一起睡上下鋪,他知道自己愛打呼嚕,就一直讀書,等到大家都睡著了以后自己才睡,而第二天一大早,他還要和別人同時起床干活兒。

米壽之年的鄭哲敏已經功成名就,可是還有兩個遺憾:第一個遺憾是“就只做了這么幾項工作”,另外一個遺憾則是在高能粒子、激光等領域剛剛興起時,他有點膽怯,致使“該抓的一些機會溜走了”。

今天,從國家主席胡錦濤手中接過的這份榮譽讓鄭哲敏感到沉甸甸的。“500萬獎金需要做什么還沒想好,但錢絕不會瞎花。”

在這位不善言辭的老人看來,更重要的是,“有了這份名,就有了這份責任。我應該做得更多。”可是,“現在,還是有點欠了什么沒完成的感覺”。

(原載于《中國青年報》 2013-01-19 03版)

荒无人烟一波中特网 斗牛龙虎技巧有哪些 2016年捕鱼达人旧版本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腾讯游戏捕鱼来了用什么炮 优博时时彩平台 捕鱼达人2经典版游戏 娱乐行业如何赚钱 腾讯五分彩时时彩计划软件 被拉进一个炒币群 全是晒单赚钱的 时时彩九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