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无人烟一波中特网
國家領導人與中國科學院
中國科學院檔案
中國科學院建院60周年展
60年百項重大成果展示
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中國科學院與“兩彈一星”
視 頻
圖 片
 
當前位置:首頁 > 科研 > 科技獎勵 > 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 2012年 > 鄭哲敏 > 媒體
【新華網】此生唯愿盡“力”報國
        
“爆炸”,這個聽起來威力無邊的詞,讓人很難與這位笑容可掬的88歲老人聯系在一起。
他是著名力學家、我國爆炸力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鄭哲敏院士。1月18日,他登上了2012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的領獎臺。
“做國家需要的事情”

記者在中科院力學研究所見到了鄭先生,這是他工作了近60年的地方。先生穿著尋常衣服,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樣自在,笑容中透著親切和孩童般的天真,很容易讓人忘記他是中國力學界德高望重的泰斗。

獲了獎,這位耄耋之年仍思維敏捷、耕耘不輟的科學家覺得“心情很復雜”,他說:“我就是一個普通的科研人員,獲得這個獎,感到很惶恐,有榮譽就有責任,我這么大年紀還能為國家盡多少力,總覺得好像欠了什么完不成。”

做國家需要的事情——這是鄭哲敏從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畢業回國前,導師錢學森對他的叮囑,也成為他人生的主線。

時間回溯到1960年秋天一個下午,力學所操場上發生了一次小小的爆炸。硝煙散盡后,一片薄薄的鐵板被炸成了一個小碗。

這個爆炸成形實驗讓時任力學所所長的錢學森預見到一門新學科正在誕生,將其命名為爆炸力學,并將開創這門學科的任務交給了鄭哲敏。

爆炸力學,當時全世界都還沒有這樣的稱謂。而在1955年回國前,鄭哲敏連炸藥和雷管都不曾見過,但他毅然接受了任務。

那時我國正在緊鑼密鼓地開展“兩彈一星”研制,由于加工工藝落后,火箭里面很多形狀特殊的關鍵零件很難制造出來。

鄭哲敏接到任務,用爆炸成形的辦法造出火箭的零部件。經過3年努力,他闡明了爆炸成形的主要規律,并和工業部門合作生產出技術要求很高的火箭零部件,為中國火箭上天作出了重要貢獻。

1964年,我國開始地下核試驗預研。鄭哲敏獨立地與國外同行同時提出了一種新的力學模型——流體彈塑性體模型,并應用這個模型對地下核試驗當量作出了預報。

他還鉆研10年,先后解決了穿甲和破甲相似律、破甲機理、穿甲簡化理論和射流穩定性等一系列問題,改變了中國常規武器落后狀況。

出于對爆炸事故和災害的憂慮,鄭哲敏組織開展了粉塵燃燒和爆炸、煤與瓦斯突出、爆炸處理水下軟基等研究,為國家解決了一批重大實際問題。

“他從來都是以國家重大的、急迫的需求為選題方向,做‘雪中送炭’‘爬坡出汗’的工作。”他的學生白以龍院士說。

“看得更深一些、更遠一些”

求學時,鄭哲敏遇到了兩位對他影響深遠的人——他的大學老師錢偉長和博士生導師錢學森。

“他們教了我很多科研精神、研究方法和做人的原則,讓我終身受益。”如今已是桃李滿天下的鄭哲敏始終對兩位老師心存感激。

“錢學森先生曾對我說,你做這個問題要想到后面更大的問題是什么,這對我的影響很大,就是說不要把眼光只局限在眼前的‘小’問題上。”這也成為鄭哲敏一生治學的信條。

鄭哲敏繼承了老師以應用力學為主的方向,他希望力學打開大門,走進更多行業,在發展高技術、實現傳統工業現代化和可持續發展方面發揮作用。

鄭哲敏多次到大西北,看到大片黃土或戈壁灘遇到大雨容易形成泥石流,沖毀鐵路和房屋。他心里感到不安,經常考慮如何解決這一問題。經過長期思考和調研,他提出了力學應面向地學的觀點,組織開展了環境和災害流體力學研究。

在他的倡導組織下,我國建立和發展了災害力學、環境力學、海洋工程、熱彈性力學、水彈性力學等多個力學分支學科或領域。

早在1956年,鄭哲敏就作為錢學森的助手參加了12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中力學學科規劃的制訂。1977年至1999年間,他一直是我國力學學科發展規劃的主要領導者和制定者之一。

“他是一位戰略科學家,總是比別人看的更深一些,更遠一些。”學生兼同事洪友士說。

但鄭先生謙遜地說:“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想為國家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

“搞科研要經得起寂寞”

年屆九旬的鄭先生現在每天時間安排很緊湊。“我起床后自己洗衣服、晾衣服,把做家務當做鍛煉,上午到力學所上班半天,下午在家上網至少兩個小時,天氣好就出去散散步。”

總結自己長壽的“秘訣”,他說:“主要是多走路,不大吃大喝,睡覺基本正常,看病‘勤快’。”

與他相處40多年的同事陳維波認為,鄭先生長壽的最大秘訣是“心理健康”,心無旁騖,從不在乎名利。

在學生眼中,老師在有些問題上很“嚴厲”。學生李世海說:“有時候我參加社會活動多,他就會嚴肅批評我,告誡我要潛心研究。”

“現在年輕人壓力大,不能沉下心想遠一點的事。”鄭先生說,“只考慮‘近利’,必然影響他的成果和決心。”

他語重心長地說,搞科研更多的時候很苦、很枯燥,要經得起寂寞。

旁人看來,鄭哲敏是功成名就的大科學家,但他卻說出了自己的“遺憾”:一是就做了這么幾項工作,“沒能做更多的事”;二是一些時候有些膽怯,不敢想,所以“該抓住的一些機遇溜走了”。

如今,鄭先生肩上的科研擔子減輕了許多,但他對中國科學未來發展的思考卻沒有停止,并且親自帶著博士生。

閑暇時候,先生喜歡看一些哲學、科學史的書,聽一些“不太熱鬧”的音樂,最喜歡巴赫和貝多芬。

荒无人烟一波中特网 bet007足球比分f 设计一个稳赚不赔的局 最终幻想13前期怎么赚钱 欢乐捕鱼什么时候更新 两人斗地主玩法 奔驰宝马破解版单机 360老时时开奖 免费湖北快三计划 快乐时时官网 辽宁快乐12助手安装下载